从执梦到圆梦 黄东坡携手快易典打造数学大讲堂

2019-09-12 09:54:14 围观 : 107
网址:http://www.bawkas.com
网站:全民彩票官网手机版app

  

从执梦到圆梦 黄东坡携手快易典打造数学大讲堂

  深圳市快易典教育科技有限公司(简称:快易典)始于2002年,主打智能家教机、儿童早教电脑、电子书包、学生电脑、点读笔、电子辞典、智能教学系统等电子教育类高科技产品及服务。经过10余年发展,成为国内教育电子行业的领军企业。目前全国30个省市拥有超过10000个经销服务网点,产品曾远销欧美、韩国、越南、马来西亚、中东等国家和地区。 在新推出的“快易典•黄东坡数学大讲堂”中,黄东坡对数学学习思维方法、兴趣激发的思考,融合在了“情景导入、问题引领、能力训练、知识拓展”4大步骤中。通过层层设问,难度分层,激发学生学习兴趣,科学引导他们探索发现,启迪心智,开拓思维,促使其快速掌握学好数学的方法思想和问题解决策略,最终实现数学成绩的提升。产品推出后,不少家长和孩子在它身上看到了新的曙光。 而作为数学教育学硕士,中国数学会会员,中国数学奥林匹克高级教练,黄东坡专注数学和数学教育研究30余年,成了中国中考数学和奥林匹克数学研究的领头人。他深入探索,乐于分享自己的教学经验和心得,曾在全国20多个省市、百所名校巡讲。以一己之力,积极推动中国数学教育事业的发展。 提到黄东坡,即使不熟悉他的名字,你也可能听过或做过他的书。作为初中数学教辅领域不可撼动的存在,黄东坡曾在《数学通报》、《数学教师》等教育类核心期刊发表文章30余篇,代表作《新思维》、《新方法》、《大视野》、《带你发现数学之美》、《爱与恨的平面几何》畅销15年。因其独特视角和使用价值,成为全国近200所重点中学首选或必备书目,多本获评“全国优秀畅销书”。 “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”。边教学著书,边分享输出的方式,虽然可以一定范围内传播自己的数学教育理想和先进的教学理念、经验,可终究难以摆脱时间和空间的束缚。当敏锐觉察到移动互联网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手段正重新定义教学方式时,他开始探索新途径。直到2017年下半年,黄东坡老师结识快易典。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接触到2018年6月正式签约,近1年时间里,黄东坡老师与快易典董事长兼总经理曹宝军、家教机事业部总经理邓辉斌等多次交流数学教育理念及方法,并深入市场和产品线,担纲起“快易典•黄东坡数学大讲堂”首席产品内容规划师兼专家顾问的重任。 “读黄东坡老师的作品,你会觉得它不止是一套教辅练习丛书,还是一套科普读物。它散发着数学思维方法的智慧和人文之美,饱含着作者对读者、教育事业和数学的爱。”北京某高校老师曾这样评论他的作品。截止当前,黄东坡系列丛书已受到超过千万读者的赞誉。 作为国家级骨干教师,黄东坡执教数十年,早已桃李满天下。与此同时,他多年笔耕不辍,先后出版了20余部专著,他的书直接或间接助力万千80后90后以及00后学子冲破考试难关,金榜题名,完成了作为一名数学教育工作者最崇高的使命。 经过数月的奋战,快易典第30届全国代理商大会召开之际,“快易典•黄东坡数学大讲堂”正式上线,快易典新一代机器人家教机H29成了首批内置黄东坡自主数学教育资源体系的产品。之前辗转百城千校才得以定向传播的数学教育精华,现在基于数据资源的可复制性和共享性,瞬间就能抵达千家万户。对此,黄东坡老师由衷感慨:“技术为内容插上翅膀”! 当中小学数学自主教育资源体系内容搭建逐步完成,快易典由此带获得新竞争力,打破同质化格局,实现可持续发展,亦近在咫尺。 和其他数学教辅练习资源相比,黄东坡携手快易典打造的“快易典•黄东坡数学大讲堂”有何特别之处?在日前举行的快易典全国代理商大会上,黄东坡老师作为特邀嘉宾,谈了自己的几点看法。 说起数学,很多人心情复杂。大多数人认为数学相比其他学科更枯燥无聊,也更复杂难懂,加上蒙混过关基本不可能,“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”的老一套也不管用,如何学好数学,成了很多人头疼的问题。 为此,“快易典•黄东坡数学大讲堂”成了快易典的内容创新盛举,教得好也能评教授多地高校教师职称评审在改革,也成了黄东坡老师进一步实现数学教育理想,传播数学文化的全新平台。 快易典素来以雄厚的产品研发实力、扎实的品牌效应以及市场影响力驰名业内。不过据黄东坡老师透露:相似的教育情怀,同样的教育理想,才是双方一拍即合,开始了这段不解之缘的内在促因。 为什么有些人学不好数学?在他看来,很大程度上是学习方法和学习兴趣出了问题。数学不像单纯的语言类或工具类科目,它是一门思维和逻辑高度综合的学科。上了课,对知识点有基本了解,不能代表你学好了数学。机械地反复训练,整天刷题、打题海战,也不能代表你学会了数学。我们经常能遇到这样一类人:他们有知识,没方法;有技巧,没思想;有高分,没能力;有金牌,没热爱。导致这种现状,有应试教育的成分,最主要的还是“盲人摸象”、“只见树木,不见森林”的学习模式在作怪。